- 香港人的分享平台
立即下載
從 App Store 下載從 Play Store 下載
Yuk Man
2019-05-02
一炷香的時間 ﹣ 專訪梁永盛香莊第四代梁炳培先生

前言:

又是一段老掉牙的故事,老字號、高質素產品、幸運的話或許有一小陣熱潮,然後,就再沒然後。香港人或許已經聽得麻木了,如果你覺得悶的話,或者可以站起來多走一步,延續那一炷香的時間......

梁永盛的故事

梁永盛香莊,總店座落於皇后大道西, 但在老店林立的西環,其實很難留意到這間表面破舊,作風低調的百年老字號。即便你碰巧路過,用智能手機於網絡搜尋「梁永盛」三個關鍵字,仍是沒有太多資料,正值品牌復興計劃想找一間老香莊合作,順道以這個訪問填補網絡世界中這一點的空白。 在準備訪問的時候,一直在想像著創辦人梁永盛先生是個怎樣的人,又有怎樣的一個建立出百年香莊的傳奇故事。

可否介紹一下梁永盛先生是如何創立梁永盛香莊,我問。

「吓?無梁永盛呢個人喎。」

一言驚醒,永盛永盛,是指希望梁家永世昌盛的意思,並不存在梁永盛這個人,立刻聯想起中國人的姓名乃父母所賜,不會經常被直呼其名,一般朋友會以「字」或「號」稱之。以同一思路發展,市面上其他香莊,譬如梁永馨香莊,梁大馨香莊,該有相同的意思。

梁炳培先生是廣東新會人,梁永盛香莊是梁耀帖先生於 1827年在廣州成立,並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搬到香港,祖父梁則之先生是品牌的第二代,父親梁金滙先生接手為第三代,而年屆六十的梁炳培則為第四代。有趣的是,據梁生所述,梁生自己也並不清楚和創辦人有何親戚關係,「或者係鄉里吧﹗」我笑道。

梁永盛的故事, 實在可以低調兩個字概括,梁生坦言自己瞭解不多,甚至梁永盛這個家族事業,一開始梁生也不是太願意接手,只是二十多年前的一天,在外打工的梁生被父親召回店內幫忙,正如父親被爺爺抓回店舖幫忙一樣。肩負起一個百年家族事業的背後,沒有激情,只是如輕煙一樣的淡淡故事。

此時,梁生在辦公室內點起電子香爐,紫砂般的電爐上放著幾塊檀香原木,檀香的底部微微因熱力而變得焦黑,店子內彌漫著一股寧神的香氣。

一炷清香,對我們香港人來說是有著一段頗為微妙的關係。「香港」得名的由來,是因為香港出產土沉香,曾經是沉香出口的重要城市。現在我們郊外亦有不少野生土沉香,惹來不少不法之徒覬覦,久不久便傳出有人偷伐野生沉香的新聞。除沉香可以製香之外,另一種原料就是檀香,檀香有不少產地,印度、中國、越南、澳洲等等,梁生最喜歡的檀香產地在印度。檀香的樹齡越久,所沉積的香油層越厚,而檀香獨有的香味就是從這香油而來的,但檀香油是靠時日累積的,年份不足,香味自然稍遜, 因此,即使如澳洲等地地方保育意識強, 檀香種植場有規劃地分配好,收成及種植都很有系統,所出產的檀香都比不上野生的老樹。梁永盛的四種主要產品,除了沉香、檀香,還有十多種藥材混合而造成的草藥香,以及西藏香,西藏香乍聽起來有點神秘,其實是添加香水的香水香,香味濃得隔著包裝袋也嗅得到,雖說不是天然香,但梁永盛用料也不苟且,用上法國香水。

一炷清香的誕生

那到底一支香是如何造成的?天然的檀香木首先要經過三部機械,第一部機械將原塊檀香木打成細塊,第二部機械由細塊打成粒狀,第三部機械打成精細粉狀。製成的檀香粉會混合一種香膠,以增加檀香的黏性以便成形,包裹在竹枝之上,最後再搓成線香。

而造線香有兩大類方法,第一種稱為「淋香」,意即把一捆造香的竹枝放到載滿香粉圓桶,把香粉淋上竹枝之上,這方法有效率,但損耗原材料多,適用於較低端的檀香種類。

另一種手法稱為「挪香」,以竹枝在工作平台上搓上香粉,效率較低但不會損耗原材料,故用於較昂貴的檀香。

線香成形後,下一個工序要放置於天然陽光底下曬至乾身,當遇上雨天或黃梅潮濕時節,老闆與工人像睇天做人的農夫一樣無可奈何,無法工作。也許你會問,在二十一世紀科技發達的社會,竟然會有工場因為下雨而不能開工這等匪夷思的事,難道沒有其他先進一點的方法?答案是有的,大工場的做法是使用焗爐把線香烘乾, 這樣晴天雨天也不會影響生產,但梁生指出,以天然陽光曬的檀香的香氣會比較馥郁厚重,原來焗爐雖然能快速地把線香烘乾,但同時亦會把香油焗走,同時帶走了梁生所描述檀香那種應有的「甜」味,所以說天然生曬的檀香比人工烘焗的檀香更優質也絕不為過。梁永盛的檀香,一般都會在製成後存放三個月才推出門市售賣,梁生發現把剛製起的檀香存放一段時間才出售,檀香會點燃出更香的氣味,好學的我追問原因, 原來梁生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純粹是經驗之談,他估計也許是因為進一步變得乾身,或者是其他的化學反應吧。

梁永盛的造香工場,在香港工業北移的時候已遷回國內,工場的地點正是梁生的家鄉新會。除了是老一輩人飲水思源的想法,希望把發展機會都帶回家鄉,另一個原因是家鄉人脈比較熟絡,行事或招聘都比較容易。在新會的工場,除了天然生曬,梁永盛一直按傳統做法人手造香。也許你腦海會立刻浮出與我相的疑問,「香,燒嫁喎﹗咁都有分別?」在高級工藝品的世界,差不多先生是一個殺手,殺盡不少曾經叱咤一時的精品。堅持,才會有質素。人手製造的麵包會鬆軟一點,原來造香也一樣,同樣的原材料,同樣的份量,以機械取代人手會把香壓得死實,影響香的味道。一種味道,如同一個物種,消失了,就永不會回來。

梁永盛的將來

時人對焚香的態度,總是有戒心的,事關坊間太多關於點燃香燭會釋出有害物質的報導。香港以往一直在生產高質素產品方面領先,幾十年前,國內不少香燭都是用人工物料合成的,梁生憶述,國內的人習慣了人工合成香的味道,初次聞到梁永盛的天然香,起初反而是不習慣,到後來認清了這才是天然清香。

國內堀起,行家的生意做得不錯,但梁永盛主要做香港市場,對於梁永盛的將來,梁生並不樂觀。為保存獨有的香味,梁生希望他們出品的香能保持以手工製造,然而造香過程不單會吸入香粉,而且長時間工作會令指頭變黃,並不是優差, 在國內工人招聘困難的大環境下,招聘越見困難,另一方面,梁生訓練過不少工人,有不少很勤奮但卻做不到他的要求,後來他意識到造香需要的是種近乎工匠製造工藝品手感,一搓一捏一壓,技巧可以教授但最後還需要工人領悟,而那種微控所有製成品都一致的觸覺,都並不是將勤可以補回來的。這一切,都大大增加了梁永盛製造上等檀香的難度。再加上梁永盛堅持只用優質天然檀香,而上等原料的供應減少變得越來越貴,檀香價格一路飆升,他們買下的原料存貨雖然可以用上幾年,但原料存貨用盡之日,成本上升必定影響定價,屆時恐怕老顧客無力負擔。

一如大部份的老字號,梁永盛從不賣廣告,名氣如水,既能載舟亦能覆舟,偶爾有名人如蔡瀾先生等人光顧,寫上一兩段關於焚香寫作這文人高雅玩意的文字,其中介紹的所用香品會引起一陣搶購熱潮,而天然材料生產的產品卻不能突然增加供應,買不了又惹來埋怨,間歇性的熱潮,無助事業持續的發展。

訪問時適逢清明時份,以為梁生在這段時間會較為忙碌,後來才知梁永盛客戶主要以佛堂、廟宇為主,個體客戶次之,因此清明、重陽並不如想像中的客似雲來,當然老一輩人亦有點香的習慣,「年尾會多少少人黎,老人家年尾會黎買香。」梁生道。 差不多兩小時的訪問,眼見來光顧的客人寥寥可數,不禁要梁生透露一下他們的產量與營業額, 梁生笑言「無統計過產量,營業額夠養活工人吧﹗」原來,皇后大道西的總店已經售出,將來會遷到油麻地的店舖,梁生直言舊建築物老舊,維修困難,重建是有需要的。 梁生的子女,暫時無意接手家族事業,這百年老香莊的命運,梁生坦然面對,來日只期望仍能與三五知己識貨之人,圍爐品香,點燃起梁永盛名香,化作一縷輕煙徐徐升起,優雅的飄遠......

後語-檀香冷知識:

黃香與白香

一般坊間所見的檀香是黃色的(圖右),但檀香原本的顏色是偏白(圖左),梁永盛盡量希望不添加人工黃色素,但始終有老一輩人過年時嫌白香意頭不吉,因此梁永盛亦有製造傳統黃色香讓老人家安心。

一炷香的時間

到底一炷香的時間是多久?梁生笑說所謂一炷香的時間其實不盡相同。從前佛堂或道堂的人頌經,在旁邊點上一炷香以寧神靜心,同時亦是計算頌經時間的工具。因此在造一支香的時候,以份量去控制點燃的時間,由左至右,依次為半小時,四十五分鐘、一小時、一小時半、兩小時、三小時。

彧文

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畢業,因機緣進 入了資訊科技行業,然後再走得更深, 進入了與本科相關的腦神經科學醫療科技行業。曾於歐資品牌營造公司工作, Brandnaissance 品牌復興計劃共同發 起人,熱愛有關「文化輸出」的事務,自稱文化傳道人。小說新作《難倒佛洛依德的夢》將於本年書展前推出。

彧文
香莊
難倒佛洛依德的夢
撐場精選帖文
【愛情】《生命不是在尋找完美的另一半,而是圓滿妳的另一半》文:仰子
【愛情】《生命不是在尋找完美的另一半,而是圓滿妳的另一半》文:仰子
仰子 14 小時前
[#咬文嚼詞#13]《從此世界多了一分鐘》
[#咬文嚼詞#13]《從此世界多了一分鐘》
life_brochure 20 小時前
「我的畫作如何賣一百萬?」——畫廊大家姐季玉年對畫家夢想的剖判
「我的畫作如何賣一百萬?」——畫廊大家姐季玉年對畫家夢想的剖判
李偉民 2019-11-15
日本千圓鈔票上的國民作家夏目漱石
日本千圓鈔票上的國民作家夏目漱石
清君 2019-11-15
各版楊過,埋嚟睇埋嚟揀
各版楊過,埋嚟睇埋嚟揀
陳美濤Tomato 2019-11-15
許廷鏗.你可能未必不喜歡我
許廷鏗.你可能未必不喜歡我
年粵日 2019-11-15